·从他治到自治:论我国法人人格制度改革 ·广东紫金矿业溃坝被诉证据资料重达1.5吨 ·身份授权尚需确认 汪建中案二次庭审休庭 ·紫金矿业公告广东信宜9.21事件民事案件有关情况 ·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广东信宜9.21事件民事案件有关情况的公告 ·紫金溃坝案进入司法程序 法官坦言压力很大 ·信宜紫金老总出庭并致歉 死者家属索赔865万 ·汪建中案:当索赔股民遇上法律难题 ·汪建中民事赔偿案 股民定损难 ·“9.21”事故520宗财损索赔案庭审结束 ·信宜溃坝灾后赔偿 紫金矿业诉苦衷 ·黄光裕民事诉讼案首案撤诉 ·紫金诉讼困局——尾矿坝职责 ·黄光裕遭遇连环民事诉讼案 四股民索赔700万 ·信宜溃坝事故续:紫金矿业赔付5死者326万 ·黄光裕就民事索赔案 管辖权再提上诉 ·股民诉汪建中案未能和解等待判决 ·紫金诉讼困局——司法难以承受之重 ·汪建中操纵市场民事赔偿案开审 ·证监会查处紫金矿业信披违规案 6名董事被罚 ·黄光裕内幕交易获披露 开79户口获利3亿 ·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调解解决广东信宜“9.21”事件有关情况的公告 ·完善公司法人格否认制度之思考 ·“9.21”事故民事一审庭审落幕 和解还是判决? ·黄光裕案细节被披露:内幕交易账面收益近4亿 ·紫金诉讼困局——《公司法》之惑 ·“9.21”事故财损索赔案一审二次开庭 财损确认成焦点 ·黄光裕案陷拉据战:举证成交锋焦点 ·刘俊海:“股民诉黄光裕内幕交易索赔案”将成重要案例 ·黄光裕内幕交易赔偿案再度审理陷僵局 ·股民告黄光裕民事索赔案今日再次开庭 ·股民告黄光裕内幕交易索赔案再开庭仍未果 ·紫金诉讼困局——石花地之谜 ·专家建言黄光裕案:股民维权实行举证责任倒置 ·黄光裕案今开庭 揭黄光裕内幕交易民事赔偿案内幕 ·黄光裕民事索赔案11月22日第3次开庭
紫金诉讼困局——司法难以承受之重
更新时间:2012-6-20 14:21:39 作者:李蒙 来源:民主与法制 阅读:2123次

    大家都很辛苦

2502宗“9·21信宜紫金民事赔偿诉讼的审理,对于信宜市法院来说,难度和强度都是空前的。无论从案件数量,或是4.01亿元的赔偿标的,还是涉及到近千名的原告,都达到了建国以来同类案件的历史之最。而案件的复杂程度和影响力,在信宜这个县级法院,也是空前的。办案法官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也透支着体力和精力,张钊平法官就因劳累过度,两次晕倒在工作岗位上。

对于如此复杂的系列案件,信宜市法院采取“集中开庭、个案审理”的方式,以每6分钟“过”一个案子的速度,到201237为止,将所有案件都“过”了一遍,“过”的方法是,将证据分为“通用证据”和“个案证据”两大类:对于多数案件原告或者被告都要举证的某个证据,成为“通用证据”,第一批质证后以下案件不再重复;而只在某个个案中出现的证据,才进行质证,称为“个案证据”。这也是信宜法院不得已采取的创新模式。

为灾民服务的原告法律援助律师团,也做了大量工作。从灾难发生后到2011年春节前,法律援助团到灾区疏导灾民情绪,引导灾民通过合法途径维护自身权益,从211319,审核法律文书2501份,召开大小会议60次,发现问题49类,提出专业意见22条;春节后到5月,集体进驻灾区现场调查取证,收集整理证据,走访了达垌、双核、白马、钱排等8个村委近80个自然村,核查了疑对同一标的物起诉的290多户房屋受损户原告身份,对580多户财物损失户的自报表进行了细化;到7月开庭前,补充完善证据,进行开庭前的案件研讨,工作量也是巨大的。

紫金集团为了应对如此复杂的艰巨的诉讼,也投入了大量的物力财力。紫金集团的老总都是技术出身,所以对技术问题非常重视,邀请了国内数所大学的实验室和专家,进行了水文水利、工程质量方面的大量勘测、实验和演算,也邀请了国内众多泰斗级的法学专家研讨涉案法律问题,还组织了庞大的律师团。仅仅为了论证信宜紫金的独立人格权问题,就提交了上百份证据。

此案也牵动了广东省、茂名市、信宜市各级党委政府的心,广东省委领导对此案多次作出重要批示。

 

财损质证时的唇枪舌剑

虽然平均每个个案只审理了6分钟,但原被告在财产损失质证过程中进行了激烈的论辩。

被告指出了2400多份起诉书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有的家庭共有财产只由一人起诉,遗漏了必要的共同诉讼人。而同一处房屋,也存在着财产共有人重复起诉的现象。有的诉讼主张,在被告看来违背了生活常识,如一个老年妇女要求赔偿10部手机;75平方米的猪圈,要求赔偿300多头猪。有的要求赔偿20套碗筷碟的餐具,并且注明每套餐具能开20桌酒席。

而原告指出,有些在被告看来违反生活常识的赔偿主张,其实是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损失。如被告认为一间房屋不可能有十多扇门窗,原因可能是被告的代理律师多生活在北方,对南方的建筑格局不太在行,作为用于经营做小买卖的门面房,有十多扇门窗在南方是不足为奇的。

再如,被告认为,有的房屋没有受损,却主张屋内的财物损失,“难道灾民遭遇了选择性洪水”?而原告律师则指出,有的房屋被冲断了好几根房柱,但房屋并没有倒,在如此巨大的冲击力下,房屋内的物品当然会被大水冲泡了,不能认定房子没倒,房屋内的物品就一定没有损失。

被告认为,本系列案中的广义岭村、胶树坪村、九曲坑村等村,地处半山腰或山背后,并不在钱排河流域内,居住在这些村的村民,居然也起诉主张了大量的房屋和财物损失,他们不理解:洪水如何能冲到半山腰,甚至绕到山背后,将原告的房屋冲毁?有的村民居然住在尾矿库上游的龙湾村,竟然也主张了20亩的水稻和450棵的三华李的损失。这些证据,也同样经过了村委会的核查以及鉴定机构的价格鉴定程序。

原告对此的解释是,有些原告虽然并不住在钱排河流域,但在受灾地区还承包者水稻田,种植着三华李果树,不能想当然地认为财产损失一定发生在原告居住地,而不在受灾区域内。

被告认为,有的原告2011年购买的财物,也被核查登记并进行了价格鉴定,说明村委会、镇政府在审查受损情况时存在着审核不细、把关不严的问题。从原告证据形成的方式看,是村民自报、村委会盖章、镇政府盖章、价格评估这样一套程序。而这样的证据链条并不完整,还需要更多的证据证明原告水灾前确实有此财物,水灾中确实被冲毁了。

而在原告看来,一切都被大水冲跑了,村委会、镇政府盖章已经有足够的证明力。被告却认为,原告还需要提交大水冲不跑的证据,如房屋的四至位置、集体土地使用权的审批情况、相关机动车的登记证书、果树和农作物的种植位置,等等。

201112月、20123月,通过庭外和解,紫金集团对溃坝事件中达垌、双合村的22位死者的家属进行了赔偿,分别赔偿318.3万多元和474.5万多元。死者家属在诉讼时提出的要求,基本都得到了满足。“这些案件的调解,是在不讲法律、不讲事实的前提下的调解,因为考虑到人命关天、死者为大、遇难者家属承受着巨大的悲痛。同时,减轻地方政府维稳压力也是紫金集团所愿。”紫金集团代理律师赵国华说,“但这不应该给人造成错觉,以为紫金集团赔偿起来很大方,不讲原则。紫金集团是有原则的,要求通过庭审查明真相、分清责任。对善良朴实的村民,紫金集团会表达善意,但对于2502宗民事赔偿案件中一些顺便搭车、浑水摸鱼的诉讼主张,紫金集团不可能全部满足。”

 

诉讼不一定是解决纠纷的最好渠道

通过复杂的庭审,许多人意识到,诉讼是解决纠纷的一个渠道,但并不一定是唯一渠道或者最好渠道。诉讼有严格的程序要求,对于群体性事件和社会性问题,事件会很漫长。同事,群体性事件涉及的问题往往都比较复杂,有很多问题是法律无法解决的。正因如此,无论是四川省的沱江污染事件,还是松花江污染事件;无论是2010年上海静安区的高层住宅大火事件,还是2011年康菲漏油事件;均是采用行政和政治手段而非法律手段解决的,并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紫金集团一直主张,在查明事实、厘清责任的前提下、在当地政府的主导下,统筹调解解决灾损理赔事宜,这也得到了广东省主要领导的赞同。对于紫金集团来说,赔偿灾民的实际损失还是愿意的,因为毕竟要在当地开矿,必须与当地政府和矿区村民都搞好关系,哪怕多赔一点,也是可以接受的。”赵国华律师说,“但一旦出现信宜紫金的独立人格被否认的司法判决结果,他们是万万接受不了的。紫金集团在全国各地都有许多下属子公司,如果开此司法先例,以后子公司的有限责任都让母公司来承担,将后患无穷。其实信宜紫金如果正常生产经营,完全有能力承担赔偿责任,但却被强令停产停业,使其丧失赔偿能力,再转嫁于集团公司,这种做法不利于问题早日得到解决,灾民无法早日拿到赔偿。”

记者采访受灾村民,灾民们都表示,他们迫切希望早日拿到赔偿,能够早日拿到赔偿的解决问题的方式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好的方式。一些灾民还说,其实他们并不反对紫金继续在当地开矿,但一定要保证安全。对他们来说,经济补偿是一个方面,得到尊重也是非常重要的。

“无论当地政府、灾民、紫金集团还是法院,现在都公开、半公开或私下表达出了希望通过调解解决问题的意愿。但现在的问题是,经过漫长的诉讼,各方都有点撕破脸皮了,要想再重新回到一张桌子上来谈,难度增加了。”一位接近案情的人士说。

2010年底前,紫金集团及信宜紫金曾向灾区捐款5000万元及150万元。加上各界捐款,灾区获得赈灾款项已达到7000多万元。记者在达垌村及双合村了解到,目前,房屋全倒户每户的到位赔偿为4.5万元,受损户则按受损额的22%兑付。显然,这笔钱要让受灾者恢复到灾前居住的条件,杯水车薪。

相关法律条款链接:

《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行为人因错过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的,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侵权责任法》第八十六条: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倒塌造成他人损害的,由建设单位与施工单位承担连带责任。建设单位、施工单位赔偿后,有其他责任人的,有权向其他责任人追偿。

公司法》第二十三条第三款: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优先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公司法》第十四条第二款:公司可以设立子公司,子公司具有法人资格,依法独立承担民事责任。

《公司法》第六十四条: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文章来源:《民主与法制》,作者:李蒙

更多有关信宜紫金溃坝案信息,请访问:www.ccsl.org.cn 公司法律网


【责任编辑:law】
发表评论
数据载入中,请稍后……

学术支持 | 执委会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管理登录 |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2号南银大厦1210室  邮编:100010

电话:010-85879850 邮箱:ccslorg@163.com

CopyRight By ccsl.org.cn 2011 中国公司法律网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证书:京ICP备1104493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