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矿业有毒废水泄漏事件

更多专题

专家声音

·完善公司法人格否认制度之思考
·从他治到自治:论我国法人人格制度改革
·叶林教授谈法人格否认在一人公司中的适用
·朱慈蕴教授关于法人格否认司法解释之建议
·金剑锋法官谈企业集团与法人格否认制度

法律解读

·解读《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
·公司人格否认制度的司法适用
·公司法人人格否认诉讼程序的特殊性分析
·隐名出资的法律关系及其效力认定
·论新公司法中的揭开公司面纱制度
·论《侵权责任法》全面理解与正确适用
专题导读:受强台风“凡亚比”影响,广东省信宜市遭受超200年一遇特大暴雨袭击。信宜紫金尾矿库在灾害中发生溃坝,被卷入一系列诉讼中,紫金矿业作为信宜紫金唯一股东,也被拉进该系列诉讼中,这是中国首例上市公司适用公司法人人格否认案。
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调解解决广…
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调解解决广东信宜“9.21”事件有关情况的公告     本公司董事会及全体董事保证本公告内容不存在任何
“9.21”事故财损索赔案一审二次开庭 财损…
    ——受损财物的确认成为焦点    7月3日,“9.21”事故石花地水电站上游520宗财产损失

重磅评论

公司动态

案情介绍

2010年9月21日,在超200年一遇特大暴雨袭击中,信宜紫金尾矿库发生溃坝。广东省事故调查组认定,天灾是诱因,信宜紫金及尾矿库的设计、施工、监理、验收单位对尾矿库的溃坝负有责任。各受灾村民和一些单位对调查报告中认定的责任主体提起了一系列诉讼,同时把信宜紫金的股东紫金矿业列为被告,请求各被告对造成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案件进展

·信宜紫金溃坝案进入司法程序…
·信宜紫金:溃坝后的存废悬疑
·紫金矿业尾矿库溃坝事故刑事…
·信宜溃坝灾后赔偿 紫金矿业…
·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
·“9.21”事故财损索赔案一审…
·“9.21”事故520宗财损索赔…
·信宜紫金老总出庭并致歉 死…
·信宜紫金矿业溃坝首批民事索…
·信宜溃坝事故续:紫金矿业赔…
·信宜紫金“9.21”事故首批5…
·广东紫金矿业溃坝被诉证据资…
·紫金矿业溃坝刑事案宣判
·紫金矿业溃坝案10公司高管获…
·紫金矿业刑事问责警示:环境…

各方观点PK

【原告方观点】省纪委调查组的调查报告认定了尾矿库的所有单位、设计单位、施工单位、监理单位、验收单位对尾矿库的溃坝负有责任。紫金矿业作为信宜紫金的唯一股东,与子公司法人人格混同,应对子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故请求各被告应对溃坝造成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被告方观点】信宜紫金观点,超200年一遇的暴雨造成尾矿库溃坝是不可抗力,尾矿库的立项、设计、施工符合安全规范并经广东省安监局验收合格,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尾矿库的溃坝是天灾并非人为过错原因造成。紫金矿业观点,紫金矿业不是尾矿库的权属单位,紫金矿业与信宜紫金在财产、人员、业务等方面不存在混同,不能适用法人人格否认的规定,紫金矿业不应对溃坝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原告方观点

    尾矿库溃坝是人祸不是天灾

    原告认为,依据省纪委调查组的调查结论,尾矿库的设计存在不合理之处以及施工过程中擅自抬高排洪井标高等是造成溃坝的主要原因,并认定尾矿库的建设及生产经营单位信宜紫金矿业有限公司、设计单位中国瑞林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施工单位福建金马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监理单位长春黄金设计院工程建设监理部及安全验收评价单位北京国信安科技术有限公司对尾矿库的溃坝负有责任,因此,此次事故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省纪委调查报告可以作为定案依据

    原告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生产安全法》和《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省纪委可以作为事故调查的主体,事故调查组的成员都是教授或高级工程师,具备鉴定资格,同时,从证据种类上讲,调查报告不是鉴定结论应属于民事证据中的书证,而且这种政府公文书证的证明力要高于其他的书证,因此,省纪委的调查报告可以作为定案的依据。

    石花地水电站的溃坝原因无需鉴定

    原告认为,省纪委成立的调查组已经对石花地水电站的溃坝原因进行了鉴定,调查报告认定,信宜紫金尾矿库溃坝产生的洪水对石花地水电站溃坝具有直接和决定性的影响。虽然调查报告也指出了石花地水电站拦河坝存在业主未按设计完成施工,擅自降低库容量,未经竣工验收就发电生产,安全隐患整改后未经主管部门组织验收等问题认定,但是并没有认定石花地水电站的责任。石花地水电站的溃坝原因,已经经过了省纪委调查组组织的专家的鉴定,因此不同意对石花地水电站进行鉴定。

    信宜紫金设立不合法

    原告认为,根据《公司法》的规定,二个以上公司合并设立一个新的公司为新设合并,合并各方解散。信宜紫金是宝源矿业和东坑金矿合并新设的,信宜紫金成立后,被合并公司应该注销,但合并信宜紫金的宝源矿业和东坑金矿至今依然没有注销,信宜紫金、宝源矿业、东坑金矿三个公司的营业执照同时存在,说明信宜紫金的设立不合法。

    信宜紫金注册资本未缴足

    原告认为,信宜紫金的注册资本于2008年8月19日已增至2亿元,但省纪委财务检查组的检查报告显示,宝源矿业和东坑金矿的注册资本仍为1亿元,比信宜紫金的注册资本金少了1亿元,因此,紫金矿业对信宜紫金欠缴了1亿元的注册资本。

    信宜紫金与紫金矿业财务混同

    原告认为,信宜紫金成立后至今尚未建立财务会计账册,未形成相应的财务资料,财务账目混乱,资金走向非常不明晰,紫金矿业通过宝源矿业和东坑金矿对信宜紫金的资金进行控制、调拨。


    信宜紫金与紫金矿业组织机构混同

    原告认为,信宜紫金公司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及技术人员由紫金矿业集团公司直接任命和调配,社保由集团公司缴纳,信宜紫金公司的领导班子由紫金矿业集团公司批准。信宜紫金公司与紫金矿业集团公司的组织机构人员混同。


    紫金矿业对信宜紫金过度控制

    原告认为,信宜紫金公司的生产经营权完全由紫金矿业集团公司直接掌控和支配,信宜紫金没有独立的经营权,紫金矿业集团公司滥用股东权力操控信宜紫金的生产经营,对信宜紫金存在过度控制。

vs

被告方观点

    尾矿库溃坝是天灾不是人祸

    信宜紫金认为,气象部门公布银岩锡矿24小时雨量为427毫米,超过200年一遇降雨量。降雨引发山体滑坡和泥石流等次生灾害,堵塞了尾矿库的排洪井,使尾矿库泄洪能力严重降低,最终导致决口溃坝。同时尾矿库的立项、设计和施工符合安全规范,并经广东省安监局组织验收合格,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信宜紫金在灾害前后,及时启动应急预案防止损失的扩大,尽了相应的义务。尾矿库决口溃坝系不可抗力原因造成,是天灾不是人祸。

    省纪委调查报告不能作为民事证据使用

    被告认为,从证据种类上讲,省纪委的调查报告应属于鉴定结论。根据《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需要鉴定的技术性问题,应当委托法定鉴定部门鉴定;鉴定人员要具备相应的鉴定资质,鉴定部门和鉴定人应当在鉴定书上签名或者盖章。省纪委不是法定的鉴定机构,相关鉴定人员也不具备鉴定人的资质,委托程序、鉴定结论的形式也不符合法律规定。因此,调查报告不能作为民事证据在诉讼中使用。

    石花地水电站的溃坝原因应该鉴定

    被告信宜紫金认为,石花地水电站也发生了溃坝,并且造成了其下游双合村17名村民死亡及重大财产损失的严重后果。石花地水电站存在质量问题是不争的事实。石花地水电站已是系列赔偿案件的当事人,委托专业机构鉴定是明确石花地水电站到底存在怎样的质量问题、查明案件事实、分清各主体责任的必要也是唯一途径。调查组的五名专家没有一人是尾矿库设计管理和水利设计等领域的专家,并且报告中关于水电站拦河坝的基本情况与实际测量的留存大坝实体有巨大差异。因此,应委托权威机构对石花地水电站进行鉴定。

    信宜紫金的设立合法有效

    紫金矿业认为,对于公司新设合并,依照公司法规定的设立程序,首先应办理新公司设立登记,然后将被合并公司资产装入新设公司,再进行被合并公司的注销登记。被合并公司的注销是公司新设合并完成的最后一个程序。信宜紫金设立后,宝源矿业和东坑金矿的采矿权转移到信宜紫金名下,履行法定程序需要一段时间。故这一合并过程在完成前,宝源矿业、东坑金矿必须存续,这正是公司新设合并的正常形态,信宜紫金的设立合法有效。

    信宜紫金注册资金本已缴足

    被告紫金矿业认为,信宜紫金的设立和增资均经过验资机构验资,并出具了验资报告,信宜紫金的注册资本金已缴足。对信宜紫金的增资不应再改变被合并公司宝源矿业和东坑金矿的注册资本,以这两个公司的注册资本还是1亿元得出信宜紫金欠缴1亿元的注册资本结论是错误的。

    信宜紫金与紫金矿业财务不混同

    被告紫金矿业认为,信宜紫金有必要的银行日记账册,由于特殊情况,宝源矿业和东坑金矿并未注销,依法应保持完整的财务账册,待注销后方可移交信宜紫金,这两公司的账册应视为信宜紫金的账册。紫金矿业与信宜紫金、宝源矿业、东坑金矿的资金往来有清晰的财务记载,不存在控制和调拨的事实。

    信宜紫金与紫金矿业组织机构不混同

    被告紫金矿业认为,信宜紫金与紫金矿业在工商局备案的董事、高管人员名单中没有交叉任职的情况,部分高管的社保只是由紫金矿业在总部社保中心代缴,款项的实际支付人是信宜紫金,信宜紫金董事、高管的任命符合公司法的相关规定,高管的任命由信宜紫金董事会决定,只是报紫金矿业备案。不存在组织机构混同的情况。

    紫金矿业对信宜紫金不存在过度控制

    被告紫金矿业认为,信宜紫金有独立的董事会,并按公司法及公司章程的规定履行了职责。信宜紫金的高管的任命、生产经营计划的制定、公司财务管理制度等事项均经董事会作出决议,信宜紫金能够作出独立的意思表示,不存在紫金矿业对其过度控制的情况。

图文导读


公司法司法适用高端论坛

2013中国企业家法律风险防范

中国企业家“私人法律顾问”

黄光裕内幕交易民事赔偿案始

赵旭东教授谈公司人格否认规

信宜紫金溃坝案进入司法程序…

信宜紫金:溃坝后的存废悬疑

黄光裕6日迎首起民事赔偿案…

2014中国企业家犯罪报告

尚德确认无力偿债将破产 超

尚德电力高管内战公开化 破

2012年度经济案件:信宜紫金

学术支持 | 执委会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管理登录 |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2号南银大厦1210室  邮编:100010

电话:010-85879850 邮箱:ccslorg@163.com

CopyRight By ccsl.org.cn 2011 中国公司法律网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证书:京ICP备11044932号-1